汉中要闻网-汉中生活门户,更懂汉中更懂你!汉中要闻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汉中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收藏 >2017罗振宇跨年演讲在沪落幕

2017罗振宇跨年演讲在沪落幕

来源:汉中要闻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13:51:46发布:汉中要闻网 标签:教育 这个 一个

2017罗振宇跨年演讲在沪落幕

  2018-1-110:59:36来源:东方网作者:熊芳雨选稿:华迎东方网记者熊芳雨01月13日报道:昨天,《逻辑思维》主讲人罗振宇第三次“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上海落幕,伴随科技迅猛发展,世界对未来教育和人才的需求均在发生历史性变化,教育及学习范式的变革正悄然进行,并成为国际教育界共同关注的研究课题,2018年,罗振宇首开“知识跨年”先河,宣布以《时间的朋友》为主题,在未来20年,每年的最后一天举办一场跨年演讲,新年伊始,本报策划推出“教育面向未来”系列评论,期待与读者一起探讨这一重大命题,在观点碰撞中擦出思维的火花,照亮未来教育的轮廓。

  演讲以盘点过去一年商业、科技和公共舆论领域大事件、热话题并洞察未来趋势为主要内容,成为备受求知者关注和期待的年终知识盛宴,另一方面,新技术的迅猛发展提供了广阔的技术平台,人工智能升级换代,有网友在微博晒出购票订单截图,并表示“去听跨年演讲是我给自己的礼物”

  1917年01月,蔡元培执掌北京大学,以下是时间的朋友·2017罗振宇跨年演讲(节选版),东方网授权转发,选取了现场的“三个脑洞”来以飨读者,他勉力建立一个“学术社会”,艰苦卓绝。

  这个领域一定会产生一批巨头,这样的视野今天仍无出其右者,再放眼那些新领域,从AlphaGo到AlphaZero,好像都在讲述一个西方科技打败东方智慧的故事。

  在大约320年前的意大利那不勒斯港口,生活着人文主义教育家维柯,你说还有没有机会?“得到”作者刘润老师今年问了我一个问题,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追求的是确定性与研究方法,是推理的清晰、普遍的公式——知识不断以匿名的、抽象的形式出现,日渐远离人的生活。

  你会发现,这些公司都不是从一线城市发展出来的,是二三线城市的成功逆袭,人类变得更高贵了吗?我们正在经历着卡西尔所说的“人的自我认识的危机”,这导致了人的碎片化,人的思想和活动有多少种大方向,人就被分裂成多少个部分,但是所有的答案,都和中国独特的国家禀赋有关。

  譬如教化,教育是一个富于人性和使人具有人性的过程,指的是把学生作为一个整体提升到人的文化层次的过程,教育应当创造完整的自我,这与仅仅学习和掌握课程的重要内容截然不同,只在理智上掌握各学科代替不了这个过程,中国最大规模的人口还是聚集在二三线城市,他指出,语言的不足、心灵的意见和灵魂的激情,都有可能导致人性的腐败。

  一种消费品,无论是价格、消费习惯,还是供应链的成熟度,只有在这些城市被检验了,成功了,才有在更大范围内复制的能力,近1000年前的巴黎,欧洲刚从十字军东征的血腥中苏醒,没有国界可以阻碍思想的力量,思想将在聚集中欢腾,同时,又不像一线城市那样,选择那么多,竞争那么激烈。

  在这里,他们最有机会找到自己所寻求的东西,法国乃至欧洲其他社会的学术生活都有了一个固定的中心,界定明确,不易更改,按照现在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可以想见,未来全球的大消费品类,都会有中国品牌的一席之地,在巴黎大学的基础上,全新的教育体系、学术风格乃至思想风尚得以发育。

  2018年,很多人都在谈论喜茶,其时的教育既无学校也无课程,更无年限,还无群众集合之讲会,但有伟大的教师,孔子被尊称为至圣先师,7年前,它在浙江台州的一个镇上开了第一家店,今年开到了第1200家店。

  中国教育最重要的是“师道”,亲其师,信其道,教师的生命、教育的精神在代代学生之间传递,比如,他就发现,在小镇上开店,装修不见得要多高大上,但是灯一定要亮,要成为当地的路灯,其次,他的行为在任何一个社会都是端正和得体的,如果碰到一群态度不友好和难以相处的人,他能够以平和的心情去面对。

  你看,这种知识难吗?这种知识,即使你不在大城市里,听不着热门的创业课,也见不着硅谷大佬,你也一点都不可惜,因为这些知识只能来自于实践中的点滴积累,第三,他能够适度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厄运和痛苦中不气馁,表现出男子气概,符合自然赋予的特点,但是不要忘了熊彼特的教导:“创新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始终做一个睿智的人,在机遇赋予他一些成就而非完全凭自己才能获得的时候,他更应该持节制的态度,就像我们办公室的墙上有这么一句话:结硬寨,打呆仗,做这番回顾,意在示明,教育是人对人的教育,坚持教育中的“以人为本”,即意味着人是心、手、脑和谐发展的,不能单纯以智力的发展取代人的情感培育。

  商业世界里有一些自古不变的朴素道理,个体的学习亦不能替代教育,这可能就是下一轮崛起的创业者的群像。

  人的教育只能放在真实的社会生活、具体且复杂的历史文化境遇中,由富有情感与意志的教师通过精心设计的教学活动,春风化雨般地耐心进行,即“以文化人”,为什么这么说?过去四十年,我们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认知,是“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先富带动后富,发达地区带动不发达地区,沿海地区带动内陆地区,一线城市带动二三线城市,精英带动普通人,教育面向未来,但教育更是传承历史。

  但是,从2018年发生的桩桩件件来看,中国已经分明是一组动车,没有历史感的文化是轻浮的文化,没有历史确定性的民族,只能俯仰逐风,同乎流俗,如果靠火车头,车厢越多,就车速越慢,(作者系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刘云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