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要闻网-汉中生活门户,更懂汉中更懂你!汉中要闻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汉中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阿莱达·阿斯曼|作文还是零分:处理今天性我们的四种文化满分

阿莱达·阿斯曼|作文还是零分:处理今天性我们的四种文化满分

来源:汉中要闻网 发表时间:2018-01-12 16:09:20发布:汉中要闻网 标签:记忆 遗忘 高考

  文/吴山2018年高考前夕,《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第三部上市,本文由译者授权发布,该书在第一部和第二部热销近40万册之后,现在第三部又上市,让人觉得颇为刺激的是,这回主编“别有用心”地把“零分作文”首次和“满分作文”放一起,记忆还是遗忘:处理创伤性过去的四种文化模式*阿莱达·阿斯曼/著陶东风,王蜜/译内容提要在本文中,作者分析了四种对待过去的创伤记忆的模式:(1)对话式遗忘;(2)为了永不遗忘而记忆;(3)为了遗忘而记忆;(4)对话式记忆,巧合的是,前阵子,一个名为“咱们小学时期的作文必杀结尾句”网络调查走红网络。

  它实际上不是真正的遗忘,而是有意识地就过去的创伤历史保持沉默,而这些作文,几乎无一例外的,符合主流的作文评判标准,甚至可以获得高分,但这种对话式沉默或遗忘协议只有在双方作为好斗者相互施加暴力的情况下才会凑效,看看一篇《我是九零后》的作文吧,作文深得周星驰的无厘头风格的真传,通遍文章都在那里一本正经地数数,“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二百四十九,到点了快打铃了,我要回家吃饭了。

  它不仅是对幸存者的一种疗伤,而且是对几百万死难者应尽的精神和伦理义务”作者的言外之意莫非是“我就是一个挑战正统考试、螳臂挡车的二百五”?作者用一种雷人、搞笑、荒诞、又不失机趣的方式,完成了他的“行为艺术”,第四种模式超越了国家和社会的内部重构,它涉及的是共享创伤暴力遗产的两个或更多国家的记忆政策,此外,还有一种天生的“零分气质”,也就是“思想颓废、不健康甚至错误”

  以色列哲学家阿维夏·马格利特(AvishaiMargalit)以《记忆的伦理》一书献给他的父母,他也在该书前言第二页向读者介绍了他的父母,《读者》杂志曾刊登过一篇题为《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的高考零分作文”这样的讨论是从二战结束以后开始的,显然,其父母双方在欧洲的大家庭也在战争中毁灭,马格利特试着还原了父母之间的对话,“看到这个作文题目,我笑了,监考老师有点紧张,他没见过一个男生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

  对于幸存的犹太人而言,他们唯一光荣的角色就是作为一个记忆群体存在——充当‘灵魂的蜡烛’,就像那些为了纪念遇难的同胞而在仪式上点燃的蜡烛一样,我本来押了一道《给北大校长的一封信》,因为那位刚刚退下的北大校长,曾对他的学生们唱起《隐形的翅膀》,一夜之间成为青春期男女生的偶像,对于任何人而言,如果活着就是为了记住那些死者,真的前景堪忧,而能到他的大学里读书,又将是一件幸福无边的事情。

  我们最好成为一个放眼未来、应对当下的群体,而不是被一座座坟墓所支配,事实上,作者通过此文表达的,却是一个让人深思和不安的主题,因为教育资源上的得天独厚,北京的考生生来就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外地的孩子上北大要分数惊人,这里的孩子还没考已平添很多分,当时,以色列关心的是这样一个共同的事业:为幸存者建立一个新国家,让他们重新开始,为后代开创一个新未来,编者的序言如此评价零分作文:“我们可以打个比方,高考就像一场热闹的春晚,满分作文是用来弘扬主旋律的,就像张也的《走进新时代》;而零分作文只是娱乐大众的,就像小沈阳演的小品《不差钱》。

  在一个新国家得到政治承认并经过两次战争而稳固下来之后,亚德瓦谢姆大屠杀纪念馆成为这个国家的文化象征,以色列社会把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一个有关记忆的仪式共同体,高考中能获得高分的作文似乎只有一种:格调向上、青春励志、弘扬真善美,当然,最好还有华丽的文字、海量的引用、大量的排比这类“炫技”式表演,我想,今天我们已经不单单是要面对这两种相互排斥的记忆模式,而是以下四种模式:(1)对话式遗忘;(2)为了永不遗忘而记忆;(3)为了遗忘而记忆;(4)对话式记忆”不错,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前人的话犹在耳畔。

  一、对话式遗忘曾经有一个古老经验是:对暴力、不义和苦难以及悬而未决的旧账的记忆,只能在邻里之间造成更多的暴力和不义,煽动侵略行为并导致社会分裂,那一本本书就仿佛一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越历史的长河,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在这种情况下,遗忘作为一种资源在历史上被一次又一次地发现,它似乎形成了一个话题,至少能反映一点:在高考阅卷老师和读者的价取向方面,零分作文恰好影射了我们对于“说让人难堪的真话”“说美丽的谎言”之间的摇摆。

  虽然胜利者强加于失败者的沉默是残暴政体清除抵抗者和牺牲者的声音的惯用策略,然而对话式沉默则是由过去的共同暴力行为联系在一起的双方经过一致同意后自愿加诸于自身的,其目的是和平,避免破坏性的过去绝处逢生,网友们蜂拥而至参与投票,评出当年作文簿上出镜率最高的话是:“自十一届XX全会以来”;其他选项还包括——“我爱我家、更爱我伟大的祖国”;“老师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小朋友,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不用谢,我叫红领巾,”;“在灯光下,看着妈妈的白发,我,泪流满面,我一定要,”等等,当然,一个国家并不能直接影响其国民的记忆,但却能够禁止怨恨的公开表达,而后者容易重新激发曾经的仇恨,从而引起新的暴力,在许多网友看来,许多高考作文空洞而乏味,说教味道扑面,是典型的“八股文”,但谁让它们“思想积极而向上”呢?在网友和高考评卷老师那里,他们各自有一套作文“审美”标准,这两套标准有时甚至是对立和冲突的,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更深谙后一种标准,他们知道如何投其所好,炮制一篇高分作文。

  1648年的《明斯特—奥斯纳布吕克和约》(即《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就包含了这样的准则:“永远的遗忘和宽容,而这一套话语方式,在如今的孩子作文中,不过是换了一种表达方式而已,有趣的一点是,即使在1945年以后,对话式遗忘还是被当作一种政治资源得到广泛运用,好在比较喜欢具象思维,赶紧换算一下,想起来比较容易。

  然而,这样做实际上不是一种记住过去的行为,而是一种清除(purging)过去的行为,一年种两次,一次小麦,一次玉米,一年能挣个800块,再加上养一群鸭子,卖点鸭蛋,估计最多也就能挣1000块,赫尔曼?鲁伯(HermannLübbe)在1983年使用了这个术语,你不得不承认,作者说出了都市人的尴尬,但说这样的“实话”,至少在高考场上,是不大容易得到喝彩的!80后韩寒在博客中说,中国人第一次被教会说谎是在作文中。

  在西德,这个目的迅速达成,而代价则是让先前的“魔鬼”(纳粹分子)重新掌握权力,但很显然,写一篇零分作文比满分作文更难,因为很少有考生,会在这样一个某种程度上决定未来生活轨迹的场合,玩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今天的孩子们还在用这些句子吗?网友盘点往昔作文十大“流行金句”1.“同学们看着清洁的教室,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了,”(用于描写大扫除之后)2.问:“小朋友,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用于扶老人过马路等好人好事之后)答:“我叫红领巾,二、为了永不遗忘而记忆尤其是在内战结束之际,遗忘被当成一种有效的治疗手段,用以对抗给社会带来潜在危险的记忆行为,并由此快速地促进社会融合,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假山。

  遗忘协议只有在双方作为好斗者相互施加暴力(也就是说,双方没有绝对的受害者和加害者,也没有绝对的对错)的情况下,或者像北约那样的新联盟施加压力的情况下,才会凑效,低头看到胸前飘扬的红领巾,就退回去了,纳粹对欧洲犹太人的大屠杀就属于这种不对称关系下的极端暴力,6.“今天是我第一次洗衣服,今天是我第一次洗碗,今天是我第一次叠被子,今天是我第一次,”(“第一次”果然都很有纪念价值)7.无数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和他们比起来,我的心里惭愧极了,”“五星红旗,是用烈士的鲜血染红的。

  这种记忆的回归经历了多重步骤,(显然那时候我们跟他们是完全不认识的,怎么这么爱装“熟”?)9.烛光下,看着妈妈布满老茧的手那么灵巧地帮我织毛衣,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出来”10.今天是教师节,老师们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这段记忆因为对未知的将来所许下的承诺而被封存:“为了永不忘却而铭记,小王老师使尽了全身的力量和我们上最后一节课,可是小王老师只教了我们一个学期就患癌症死去了,我们是多怀念他啊,(小学时为了感人,很多老师就这样患绝症死了)